首页 〉 医学动态  〉

要强了整个前半生,我还怕你癌症不成!

要强了整个前半生,我还怕你癌症不成!
Oct 26, 2017 来源:

33岁得了癌症 


2015年我得了癌症,这对才33岁的我来说,像是个笑话。曾对未来彻底绝望,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



但如今我可以在这里写这些文字,证明我已重拾信心,在抗癌的路上了。一年过去了,回首我与癌症抗战的日子,感触良多,感谢所有给予我治疗的医生和鼓励我的亲人朋友,感谢上天对我的眷恋,让我活到现在。


当年患病后,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比沉重更加沉重,比痛苦更加痛苦,相信只有生过重病的人,才会感同身受清晰地记着。当时是连着胸痛好几天,咳痰吐出了血,赶快去医院检查。当检查结果出了后,医生问我是否有家属陪同时,我就知道了一定不是好消息。结果如我所料,家人的意外通话,让我听到了癌症这个词,感觉瞬间失去了意识的,就像被人当头一棒打在地,好半天才缓过神。


我是全家人的依靠啊,怎么就栽倒了癌症的手上, 我还有父母需要赡养,还有孩子需要照顾,怎么老天就对我如此不公呢?怎么可能?每天伴随着家人的哭啼,脑海中都是质疑的画面!怎么可能!


晚期肺腺癌  


家人的极力说服下,我住进了医院。得知自己是晚期肺腺癌且有淋巴结转移及脑转移,我心情一度非常抑郁。主治医生开导我,首先思想要放松,不能悲观,树立起治好病的信心,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就一定能控制病情,慢慢恢复。他举了这么一个例子,曾经一个肺癌我一年多次以肺炎入院治疗,在没有得知患有肺癌时,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积极配合治疗,一天到晚乐呵呵的,该吃饭时吃饭,经常和医生护士聊天。但是当意外得知是肺癌后,整个人瞬间倒下,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


听了医生的话,我一夜无眠,思来想去,我前半生积极乐观努力,难不成还怕它癌症不成,为什么不跟它抗争一下,只要我活着什么都好说!



随后,我接受了肺叶切除术以及术后培美曲塞+顺铂化疗。由于癌灶复发,我又接受了多线多疗程的化疗和靶向药物治疗(易瑞沙和阿法替尼)。在我的坚持下,侥幸带癌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陪伴了父母一年,也见证了孩子的成长。


这期间的痛苦与挣扎不言而喻!为了更好的控制病情,这一年多来,我们一直在关注寻找好的治疗机会,非常值得感谢的是通过医生的介绍,认识了MORE Health,美国知名专家的远程会诊医疗机构,并不需要我去美国就可以得到美国专家的会诊治疗,因为美国在某些癌症方面的医疗水平会领先于国内,我决定试试。


美国专家会诊 


美国医生查看了我所有的病例,结合自己的经验,从专业角度给出了他的诊疗方案。Jahan医生认为若我诊断后行初步化疗和全脑放疗是最好的选择, 但事到如今我已经过多轮化疗,且有复发,应该考虑其他选择。他不认为更多的TKI抑制剂对于一个我复发的情况有很大收益,他建议应尽快对肿瘤进行EML4-ALK融合肿瘤基因检测。



在非小细胞癌中,这个基因有3-7%的表达,它能促进肿瘤恶性增殖。ALK基因重排更有可能出现在特定的人群,如年轻患者,非吸烟者。若EML4-ALK基因转变为阳性,可使用靶向药阿法替尼(Crizotinib)。


他还建议检测有无上皮间质转化(MET)扩增,它出现在约5%的腺癌中,并与肝细胞生长因子受体相关(HGFR)。如果证实有这一突变,那么就可使用MET/HGFR介导的抑制肿瘤增长药物,包括tivantinib(ARQ197),cabozantinib(XL184)与克唑替尼。


液体活检基因检测结果来看,我的肿瘤组织存在HER2(ErbB2)20号外显子突变。临床试验表明,曲妥珠单抗、阿法替尼、达克替尼、来那替尼联合替西罗莫司治疗带有HER2基因突变的肺癌我有非常好的结果。达克替尼和 阿法替尼还没有进入中国市场。曲妥珠单抗在中国只被批准用于HER2过度表达的乳腺癌的治疗。如果想要得到“HER2”的有关这些治疗,那么来美国接受这些治疗或更好的临床试验是最好的选择。   


目前我们需要多考虑化疗,抗血管生成治疗和免疫治疗等。现在美国有两种免疫治疗,纳武单抗Opdivo(nivolumab)和派姆单抗Keytruda(pembrolizumab)。如果想接受这些免疫治疗,我需要去美国试用这些新的药物,它们目前尚未在中国批准。目前上海有一个呋喹替尼的III期临床试验(FALUCA, NCT02691299)我可能符合,但需要进一步询问该临床试验的专家。如果可以的话,那么结果可能会令人鼓舞。


按照吸引力法则来说,心中想象的是什么,就会吸引到什么。我在用我全部的能量和磁场抗争癌症,也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帮助和鼓励。按照美国专家的建议,我要在抗癌的路上越走越远,争取更多宝贵的时间留给家人!只要我们真正想做一件事,一路上都会有人助我们一臂之力! 
感谢MORE Health,感谢帮助我会诊的美国专家!



THIERRY JAHAN医学博士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项目主任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胸腔肿瘤科名誉主席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教授


Jahan 博士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的肺癌专家,胸腔肿瘤科名誉主席,擅长应用多种治疗方法来治疗肺癌等恶性肿瘤。他在肺癌和恶性肿瘤的临床研究方法做出突出贡献。同时,Jahan 博士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的教授。曾获得医学教育“Housestaff 杰出教学”奖。他也是多个著名医学协会包括美国临床肿瘤协会,肺癌国际协会等协会的核心成员。


医学背景


1987年,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博士
1990年,西达-赛奈医疗中心,内科,住院医培训
1994年,加州大啊学旧金山分校 (UCSF),血液学/肿瘤学,专科培训


临床专科


支气管肺泡癌(BAC),类癌,胸壁肿瘤,恶性间皮瘤,纵隔肿块,多模式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肺转移瘤,肉瘤,小细胞肺癌,气管肿瘤以上真实案例及内容由MORE Health的用户提供。并经中美专家及用户本人授权允许发布。特别提示,任何诊疗方案的实施及药品的使用都务必在医生指导下进行。


关于MORE Health


MORE Health爱医传递是一家总部设立于美国硅谷的专注危重疾病的医疗服务机构。
2011年,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前肿瘤外科主任Dr. Robert Warren(罗伯特.沃伦医生)、前血液肿瘤科主任Dr. Marc Shuman(马克.舒曼医生),斯坦福大学神经放射科主席Dr. Max Wintermark(马克思.温特马克医生)等一些美国西海岸最顶级的专家和其他的联合创始人联合创立。


MORE Health爱医传递独立签约的医生均来自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医疗中心、斯坦福医学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等在内的全美60多家顶级医院和医疗机构,专业覆盖肿瘤、心血管、神经、儿科、妇科及罕见疾病等重大疾病领域。


MORE Health爱医传递是目前唯一一家可以合法提供远程高质量医疗服务以及药品服务的跨境医疗机构。已与500位美国前1%美国顶级医疗专家直接签约,医疗专家通过MORE Health爱医传递独立开发的拥有多项专利技术的云端会诊平台(此平台是通过FDA授权、符合美国HIPAA隐私法案规定的云端医生协作平台)为世界各地的患者全天候快速准确的提供权威、安全有效、全面精准的诊断和治疗方案。


美国顶级危重疾病医疗服务机构MORE Health爱医传递的五大核心优势:


1. 唯一可以通过远程会诊平台为国际患者和美国顶级医生建立合法医患关系的美国医疗机构;
2. 唯一直接签约超过500名美国各专业领域前1%顶级医学专家,拥有专业医学案例团队,确保为患者提供最顶级的医疗专业服务;
3. 唯一可通过平台合法开具处方,提供药物配送和后续随访服务,确保诊疗方案得以顺利实施;
4. 唯一得到FDA认证,符合HIPAA法规,拥有多项平台专利,保障患者隐私和医疗数据安全;
5. 唯一为签约医生提供全球覆盖的医疗事故保险,全方位保障患者权益。


更多详情,欢迎您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与MORE Health案例经理咨询:



推荐图文文章